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骚妻张萌】

  我和我老婆刚结婚,花了300W在北京三环买了房子,我也买了车,老婆
叫张萌,是一个高挑的美女,36D的胸和38寸的臀以及28的小蛮腰都让朋
友们说我赚到了,平时很矜持,床上很放得开,有时候还叫我打她屁股,打得越
狠她越爽。
  最近上网看了淫妻芷珊的小说,就幻想自己妻子会不会这样,结果令我没想
到的是仔细留意的我真的发现妻子的秘密市场大妈的骚母狗
  一个晴朗的日子,我和张萌去旁边的榕华市场买菜,张萌从进去就不知道为
什么就开始喘粗气,红着脸对我说她要去买瓜果,我说好我去买肉,当我买完肉
后四处张望竟然发现妻子失踪了,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挨个去水果摊找人,
「大妈你有没有看见这么高的一个女的,穿着白色连衣裙」
  「她刚在这买水果,不知道去哪了」我哦了一声,正准备走突然想起淫妻芷
珊的情节,我特意的留意了下水果摊的下面没发现什么,我就转身准备离开,就
在我转身的瞬间我看见一个硕大的白屁股从大妈正中间的摊子下面漏了出来,百
花花的,就那么一秒钟,大妈似乎也看见她用力一脚踢了进去。
  我听见了嗯哼一声,我似乎知道了什么回头和大妈闲扯起来「怎么,你刚才
踢了什么我听见嗯哼的声音」大妈气定神闲的说「没什么,一只发情的贱母狗而
已」我向对面望去不远处竟然有块被工人放置在哪里的玻璃,正好对着大妈正中
间摊位下面的空位,我一眼就看清楚了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身材姣好的女人,
不用想那是我的老婆张萌。
  「我跟你讲,最近这里有条贱母狗发情了,她不去找公狗,几乎每天都跑我
这,还特别喜欢舔我的脚」大妈笑嘻嘻的说着边说边脱下自己的右脚的鞋子,漏
出了老皮恒生,皲裂恒生的脏脚,黑黢黢的脚趾甲,一看就是多天没洗脚了,脚
趾甲缝里都是泥,我从玻璃反光中看见大妈把脚伸进了正中间摊位的下面提了下
张萌。
  我看见张萌艰难的转过身来,双手抱住大妈的脚就开始舔,如获至宝一般,
那张我在熟悉不过的脸竟然如此淫靡,张萌伸出舌头从大妈的每一根脚趾开始一
根一根的吮吸,等到五根脚趾都被吮吸干净指甲缝里的泥也被张萌吃进肚里,我
的老婆就开始舔脚背,用舌尖现扫了一遍然后张开自己的小嘴猛亲,脚背清理完
就开始舔脚底,黑黄的脚底张萌也舔的下去,我都被恶心的干呕了两声「没事吧
小伙子,天气冷多注意点」
  我嘴上说谢谢心里不知道骂她骂了多少遍,这样玩我的新婚妻子。但我还是
抑制不住的看着,看着老婆舔完右脚舔左脚,大妈抽出自己的脚向我展示「你看
着骚母狗舔的多干净真贱啊,我跟你说还有更贱的,她喜欢被打屁股」我恩的疑
惑一声,只见张萌听见大妈说话后又艰难的转过身,背对着大妈,掀开自己的连
衣裙,露出白花花的大屁股。
  那条紫色的T字裤我认得,双手尽可能的掰开自己的翘臀,紫色的线条躺在
老婆鲜红欲滴的骚逼中间,我正看的迷,突然啪的一声把我叫回来了,只看见大
妈拿起自己脏兮兮的拖鞋对着老婆的屁股左右开弓,一下比一下狠,啪啪声不绝
于耳,我都吓得后退了一步,随着拖鞋的每一次击打我看见老婆的臀肉就会掀起
一阵臀浪,啊啊啊的轻喊声很微小,估计老婆在极力的忍耐。
  我可以想象老婆的面部表情那种痛苦又非常享受的样子,大妈打了五分钟打
累了,坐在小凳子上一手拿着拖鞋一手扶着额头休息,再看张萌的两扇大屁股,
这时候已经红的发紫了,张萌身体疼的直颤,不多时我又看见大妈的脚不安分的
伸向张萌的骚逼处,用大脚趾划着张萌的骚逼每划一下,我都看见张萌的身子动
一下,大妈猛地一戳,大脚趾很容易的滑进了张萌鲜嫩的骚逼里,我听见张萌又
嗯哼一声,大妈拔出脚趾一脸坏笑的看着脚下浑源的屁股,突然大妈蜷缩自己的
脚趾整只脚顶住张萌的骚逼往前顶。
  我看见大妈的五根脚趾在第一次用力的时候顶进去了,但是脚掌太大卡在了
外面,顶进去的瞬间我听见了一声哀嚎不用想是从下面的张萌口中传出来的,大
妈不放过张萌继续顶着,张萌看来受不了想起来逃跑我看见木板做的摊子要被掀
开,我一想到要被别人看见自己的娇妻被人家这样玩我的脸该往哪里放啊,我一
情急就双手按住了木板。
  大妈楞了一下,顺着我的目光向后一瞧看见了玻璃,一脸坏笑的把头伸过来
在我的右耳说「你看见了啊,听大妈的这种女人就是贱,就应该这样玩,别把她
当老婆当一条母狗,过会你去别的摊位我和她们说让你看个过瘾」我一听又气又
好笑,原来不止一个人在玩张萌我点头答应了,大妈见我点头,似乎得到了允许
一般,直起腰版运足气,右脚用死力的向前顶。
  张萌不知道我和大妈商量好了,一心只想从下面出来拼命地顶着木板,而我
死死的压着,张萌无奈的重新跪在地上双手重新掰着自己的屁股接受命运,接下
来的十分钟大妈一直在顶,我从木板缝里看见张萌的那张俏脸紧闭着双眼嘴巴微
张着,一脸享受的样子偶尔皱一皱眉毛,再看大妈那边最后在大妈和我不懈的努
力之下除了脚后跟都进去了。
  「小伙子,这母狗在我顶的时候喷了好几次都被我的脚挡住了,你仔细看洪
水要来了」声音很小只有我听得到,只见大妈猛地抽出右脚,张萌身体向后一拉,
波的一声骚逼洞开,随后噗嗤一声一道水柱从骚逼里射出喷了好几米远,正在我
沉浸其中的时候我突然听见旁边有声音我一回头,好家伙围了好多人全是家庭妇
女「好贱啊这个女的」「这种女的就是母狗」「对发情的母狗,不知道是哪家的
我也想玩」…
  叽叽喳喳中我赶忙逃离,刚坐上车,一条短信就发来是张萌的短信「我在卖
鱼的那里」我一看才多久就去买鱼了,我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我就去卖鱼的那
里,我刚走到就看见卖鱼的大妈手里拿着张萌的手机对我笑,指了指下面。
  我顺着手指向下看,只见到一个身材完美的女人赤身裸体的躺在水玻璃箱下
面的不大的空间里,嘴巴被内裤堵住眼睛被胸罩挡着,双手双脚半跪着对着天,
下面门户大开,被水果摊大妈开发过的骚逼大张着闭不上,卖鱼的大妈拍了拍我
的肩膀,我看见大妈手中莫名其妙多了一条死了很久的带鱼,而且在冰柜里已经
被冰的硬直直的,三十多公分长八公分宽左右,大妈笑了笑,拿着带鱼对准张萌
的骚逼就一点一点的捅,我是真的没想到,惊奇的看着大妈把带鱼当玩具捅张萌。
  张萌一开始挣扎几下,后来也不动了,张萌被带鱼插得淫声连连,带鱼的头
像龟头一样在张萌的骚逼里探索,我看见整条带鱼都被大妈通了进去,我也看见
了张萌子宫处小腹那里一下突起一下平稳,我心里想这婊子被捅穿子宫了,当然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的人看见了着一场好看的电影,最终在张萌泄了七
次身后,冰冻的带鱼变软而结束,大妈余兴未减,把带鱼留在了张萌的骚逼里,
然后在大家的指指点点下拿出冰冻的小黄鱼小虾往张萌的骚逼里塞。
  直到塞得完全塞不进去,后面我害羞我躲会到了我的车里,五分钟后我看见
张萌像螃蟹一样向我走来,动作很别扭,难不成还塞着,我下车去接她离她还有
五米的地方一群女的突然围住了张萌把我当在了外面,为首的一个女的说「婊子,
我都看见你在瓜果摊和卖鱼的那里的好事,你买的鱼呢」边说边用脚大力的踹张
萌的小腹。
  张萌被踹到在地在众人的注视下,张萌吓得失禁了一股黄色的液体从她的下
体流出,她赶忙站起来「各位奶奶,鱼在这里」羞红脸的她不顾别人的视线,掀
开自己的裙子,露出被鱼塞满的下体,大家一下子哄笑起来,张萌就那样站在,
围住她的女人们开始疯狂的辱骂张萌,张萌被骂的竟然再次泄身,「婊子」一个
女的一口口水吐在张萌的脸上。
  张萌此时已经神经崩溃的淫笑起来,舌头一点就把女子的口水吞了下去,大
家看见了气不打一处来,让张萌张开嘴,顿时口水齐飞,斑斑点点的吐在张萌的
脸上多数还是被张萌吃进了肚子里,张萌可耻的下面大家也不放过,纷纷效仿第
一个女的抬起自己的脚对准张萌的骚逼就是踢。
  也不知道踢了多少下,张萌就再次泄身,接下来一个小时,无非就是吐口水,
踢骚逼,我快看腻的时候,人群中一个女的被举了起来,那个女的没穿内裤,接
着那个女的被举到张萌的头顶,然后那个女的脸上一副很放松的样子,一股黄色
的尿液对着张萌的小嘴就倾泻了下去。
  张萌大张着嘴来者不拒,我受不了就回车了,结果又过了一小时,还没回来,
人没回来我倒是受到了张萌的短信「你先回我有事」我无奈的驱车回了家,到了
半夜时分我装睡张萌才回来,那股尿臊味很重,我看见一个白花花的裸体赶紧的
去了厕所。
  后来我听楼下大妈们聊天才知道,张萌这个贱货菜市门口被堵住,骚逼里塞
满的鱼不说还被发现了。
  大家围住了她打电话通知自己的朋友最后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几乎每个人
都在张萌脸上吐了口水,都踢了张萌塞满鱼的骚逼,后来在大家的怂恿下一部分
妇女把张萌当做的马桶在张萌的嘴里撒尿,张萌喝的都反吐了,大家也不管,只
是一味的把张萌当马桶。
  后来折腾到了凌晨十二点人才散去,张萌爬到垃圾总理处对着垃圾怼就狂吐,
随后骚逼对着垃圾用力的像拉屎一样噗嗤噗嗤的把鱼都拉完,最后挺着大肚子回
来。衣服吗,当然半路觉得太臭了就给扔了,我花2000元买的可把我心疼的。
  只从上次菜市场以后我对张萌就彻底改观了,原本在我心中青春无限的美丽
娇妻,现在已经沦为内心十分想要淫虐的性奴,那一夜我想了很多,我觉得张萌
应该很早之前就开始做别人的小母狗了,那么除了菜市场其他的地方有没有她的
主人了。我抑制不住我的好奇心。
  第二天上班后趁着中午休息时间买了一些针孔摄像头,晚上回家以后趁张萌
不注意我把一个摄像头装在了张萌手提包上。
  第二天我在办公室里通过笔记本追踪着我的老婆张萌,不出我意料果然她的
主人不仅仅是菜市场里的大妈们。我通过小小的针孔摄像头看见张萌走进一家小
型超市。
  那家超市的老板我认识,是个离异的三十出头的少妇李静,肤白貌美很懂得
保养,个子不高也就1米6左右,脾气也好,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女人,结果自己
的老公被比自己年轻的小三给抢了,离婚的时候还打了一场官司赢下了这个超市
和小区的一间房子,后来越来越沉默不怎么说话,我曾问过小区的大妈们,她为
什么会被甩,大妈们说好像她不能生育吧。
  我还在想着和小区大妈讨论李静的场景,针孔里的张萌竟然跪在李静的面前,
而且像一条小母狗一样的在李静脚下爬来爬去,李静难得的笑了而且是大笑,随
后不知道怎么了张萌的手提包被谁踢了一下倒了,刚刚好把针孔挡住了。
  我按捺不住我的心情,鬼使神差的给李静打了电话,电话嘟的一声就通了:
干嘛啊,静姐这忙着了。「静姐忙什么了?」我似笑非笑的问她。「说不清楚,
我给你扣扣发个链接你自己点开看」说完电话就急匆匆挂了,我满脸狐疑的打开
扣扣一上线果真一个链接从静姐那发来,我点开一看竟然是直播间,不过限制了
进入权限,除了我之外还有7个人。
  我仔细一对身份发现这些人全是小区里离异的少妇,我刚想发信息问什么情
况,视频摄像头就被打开了,映入我眼睛的是一个硕大的大屁股,这个屁股我再
熟悉不过了,那是我新婚妻子张萌的屁股,硕大又不失弹性,结婚到现在每天晚
上都要好好的玩一玩的,但是现在这个原本只属于我的屁股却在李静的手下,仔
细看这个屁股在超市平时的购物台后面,视频响起了李静的话「看啊,这骚货今
天是我的调教日,看我怎么玩她」。
  说罢我听见一通翻箱倒柜的声音,然后一只粗大的马桶刷映入眼帘,不是吧
我心想。张萌好像意识到什么「姐,那是什么啊」「听说你昨天被市场大妈们当
马桶用了,估计没洗干净今天我帮你洗洗」说着把软毛的马桶刷放在张萌的骚逼
上磨来磨去,张萌被刺激的淫叫连连,「姐啊,我就是一个公厕,公厕那么脏,
软毛的马桶刷刷不干净的,要用那种硬的」此刻的张萌已经被马桶刷的软毛刺激
的骚逼淫水不止,能说处这种话估计早就被调教坏了,李静似乎被刺激到了突然
放声大叫「贱货,你个婊子,抢了我老公,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额,李静着
是把张萌当做抢她老公的小三了。
  张萌也大喊「对啊,不能生孩子的老女人,我就是抢了你的老公怎么了,今
天你玩死我啊,你玩不残我我找你老公给他生孩子去」这一句话是彻底激怒了李
静,李静气的浑身发抖,抓着马桶刷的手柄对着张萌已经湿透的骚逼就通了进去,
噗嗤一声白色的马桶刷被李静捅进了张萌的阴道里,只剩一个手柄和李静的手在
外面,这个场景瞬间使直播间沸腾了,各种666的飞起我也忍不住刷了一波6
666,再看被插的张萌被插进去的瞬间跪在地上的整个身体如同被通电一般,
拱了起来。
  再我们刷过666后一声啊的哀嚎才得以从张萌的嘴里释放,李静啪的用用
手打了张萌右半屁股一下,「不要叫会被人发现的,母狗」张萌这才意识到这是
超市人来人往的,于是干净捂住自己的嘴,李静将摄像头对着自己的内裤又指了
指张萌,随后她脱下自己的黑色蕾丝半透明的内裤,还向我们展示了阴部位置,
那里已经湿透了,还有一些黄色的尿渍。
  接着李静一个跨步,将内裤递给了张萌张萌回头淫媚的看了眼摄像头,特别
傲娇的啊呜一口将李静的内裤含在了嘴里,似乎觉得太少了,张萌又拿起了已经
被淫水打湿的自己的白色蕾丝内裤,也是淫媚的啊呜一声含在了嘴里,张萌嘴里
多了两条内裤,整张脸就像生气的河豚一样,两边被撑得好大。李静坐会位置,
左手捂住马桶刷的手柄,不紧不慢的一上一下的刷着张萌的阴道,张萌随着马桶
刷的上下,身体也一上一下的拱动。
  因为嘴被两条内裤堵住,所以我只能听见张萌呜呜呜的声音,李静腾出右手
来,我心想难不成这也要工作?果不其然,不出多久就陆续来了好多人买东西,
李静不慌不忙的用右手敲打着收银台的电脑键盘,左手很有规律的一上一下,再
过了十几分钟一个结账的客户突然指着收银台出口处说「好多水」李静尴尬的笑
了笑「那是我不小心打倒了水杯过会我拖一下」结账的客人没说什么就走了。
  「小母狗,淫水那么多」李静边说边打了一下张萌的屁股,张萌下意识的晃
了晃硕大的屁股,惹得李静哈哈大笑,整个下午,张萌都跪在地上任凭李静用马
桶刷干她,看得我火急火燎,心中的那团火再也忍不住,提前下了班,直奔李静
的超市。
  我下了车,进入超市,直奔收银台走去,李静看见我走近,有点吃惊,但随
后抿嘴一笑,伸手关了直播,又拿起另一个软毛的马桶刷,在我面前晃了晃,我
会意他的意思,拿起软毛马桶刷,和李静挤在一个位置上,她还在不紧不慢的一
上一下的抽插张萌的骚逼。
  张萌这个时候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欲望里,身体像蛇一样扭来扭曲,我用马桶
刷沾了沾地上已经泛滥成灾的淫水,对着张萌的屁眼就往下捅,张萌猛地惊醒,
想要站起身来,我伸手按住她,她想要回头求饶,却被李静大吼一声吓得不敢抬
头,只能双手扒着自己的丰臀,尽量打开自己的小穴和屁眼,用了好大力气我才
把马桶刷捅了进去,随后我不像李静那么温柔,憋了那么久的我,快速用力的捅
着张萌的屁眼,张萌不知道是爽还是痛的剧烈扭动。
  不过淫水较之前又有很多的喷出,李静小声对我耳边说「轻点,玩坏了」我
回头瞪了她一样,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马桶刷「我的老婆,想怎么玩怎么玩」说罢
回身双手用力的猛烈的抽插张萌,张萌被我干的在地上蠕动着向前逃跑,两只大
奶子蹭着已经铺满淫水的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两道波光粼粼的痕迹,李静微笑的看
着眼前的一切,并关上了店门,这下我更肆无忌惮的用马桶刷抽插张萌的屁眼和
小穴,噗嗤噗嗤的声音不绝于耳,不知过了多久,张萌放弃了抵抗整个人趴在地
上不在动弹,任凭我用马桶刷抽插,正在我玩的起劲。
  李静突然走过来拍了拍我,「已经昏过去了」我停下来,右手捏着张萌的下
巴,果然张萌已经昏死过去,一脸淫虐的表情十分欠操,两眼翻白,口吐白沫,
我站起身来,擦了擦额头的汗,却发现满手的淫水,再看地上的妻子,一具赤裸
的姣好肉体脸朝下趴在地上,浑身透湿,亮晶晶的,显眼的是下体露出来的两根
马桶刷手柄,阴唇红肿外翻,淫水还在向外流,肛门却死死的紧闭,紧紧的咬住
马桶刷的手柄,好不淫荡。我转身想要对李静说些什么,却看见,一副成熟的赤
裸肉体展现在我面前「静姐忍了好几年,早就想被你操了,反正静姐不会怀孕,
来,干我,快」。
  我脱掉衣服猛地飞扑上去,各种姿势玩了遍,草的静姐嗷嗷直叫,鬼知道我
设了几次,最后静姐瘫软的倒在地上,直呼这辈子就是我的了,我暧昧的一笑
「完了我老婆一下午,怎么也得还一些」静姐惊恐的看着连连后退「别,别,」
我抽出张萌屁眼和骚逼里的马桶刷,一手一个。一脸淫笑的走向泪眼婆娑瘫坐在
地上的李静。半夜时分我抱起张萌就回家了,李静了,李静被我用胶布固定在她
坐了好几年的凳子上,双手双脚绑得死死的,凳子面被我挖了一个刚好放下她屁
股的洞。
  两只马桶刷插在下面的两个小穴里,每一只马桶刷柄,都被我固定在了电转
上,开足了马力旋转,因为重力的原因静姐一点一点向下沉,这是我没有预料到
的,结果一开始就顶到了花心和幽门,静姐刚开始还有力气脚尖着地的支撑着不
想下沉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快感一波波的袭来,她最终放弃了抵抗,泪眼婆娑的
对着门特别委屈的喊了一句「就算我是不能下单的鸡你也不能这样玩啊,混蛋,
这辈子随你完了,这次要被你玩坏了」说罢双眼一闭,认命的脚掌向上一翘,扑
哧一声「子宫在被马桶刷,啊啊啊」
  李静绝望的看着天花板,默默忍受着。我睡醒已经早上九点了,张萌还是那
副死样子,不过眼睛没有再泛白了,我想起了李静,赶忙回去看她,打开门的那
一刹那我,李静竟然没有昏死过去「混蛋,你绑我就好好绑啊,你看我下面啊啊
又去了」接着李静一阵颤抖,原来昨天我没绑好,李静不停地下坠,现在不仅两
只马桶刷已经完整的进入了李静的骚逼和屁眼,连两只电转也基本没入了,除了
手柄处,走进一看我吓了一跳,只见还在高潮的李静小腹上突起一个小球,还在
不停地旋转,看来是捅进了子宫。
  「它它这个这个电转捅进了我的子宫,子宫那么小紧紧包着包着马桶刷,现
在子宫已经被马桶刷刷了一夜了,啊啊啊」说罢昏死了过去,然后不多时又惊醒
过来,大喊着停下又要去了。这个场景太过香艳,我无法忍受,趁着李静高潮醒
来大喊大叫的时候我举着我的肉吊对准李静的喉咙就玩深喉,李静倒是挺配合,
大张着嘴舌头搅来搅去。
  在我抽插了两百多下后,浓精喷涌而出,李静被呛得说不出话,但依然淫靡
的吃下了我的蝌蚪,吃下蝌蚪的瞬间浑身又一次剧烈的抖动昏死了过去,这次昏
死的时间很长,长到我可以慢悠悠的解开她,,波波两声马桶刷应声而出,两只
巨大的肉洞展现在我面前,大张着久久不能闭合,我突然心生一计,转身找了找,
最后拿着一箱子我要的东西,全部一股脑的倒进两个肉洞里。
  随后拿502胶水封住了两只肉洞的洞口,就在我封住第二个也就是菊花后
并为她穿上衣服的时候,李静腾的一下跳起来,一脸生无可恋痛苦无比的模样,
一只手捂着小逼,一只手捂着菊花弓着腰「你做了什么」「502胶水和一箱子
风油精」我坏坏的看着她「死鬼,这胶水可以持续一天,啊不行了我要去用热水
弄开它」。
  说着就往厕所走,我可不会随她的意,我快速的开了超市的三个门,一下子
涌进来好多人,多数是离异的少妇,她的小伙伴们,李静下了一跳,不想丢人的
她双手交叉站着,一脸微笑,她的姐妹们走过来围住她,李静还没说早,就被那
群人拉进了厕所,我跑过去一看。
  李静内裤被塞进了她的嘴,她的七个小姐妹,轮番用双手左右开弓的拍打李
静的屁股,李静的脸通红无比,接着越来越扭曲,等他们都打完李静颤悠悠的走
回收银台站在后面收银,我随后去上班了,后来整整一天我了解到,七个少妇轮
流看着李静,不让她上厕所,一直站在收银台前。
  李静一整天都在风油精的作用下高潮和痛苦并存,最后下班的时候最后一个
姐妹帮她打开了后面的两个肉穴,风油精碰出来的那一刹那,李静跪在地上啊啊
的惨叫,那个小姐妹竟然趁着这个时候,猛地把李静大涨的嘴按到自己的小逼上,
随后一股黄色的尿液喷涌而出,已经崩溃的李静彻底失控,大口大口的吞咽着。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91大神佛爷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